神伪

叫我伪神就好

《半月花》

                         
       花吐症梗, 不是很了解,所以 不是太会写,希望谅解,就是两个人互相暗恋,但是又互相不知道,其他人就特别着急,然后就帮他们表白的那种。

        可能算是双视角吧,x是肖奈,y是于半珊,然后m从其他人的视角来看的。
        希望各位看官喜欢❤
     

  x
        肖奈觉得他可能得了一种古书上记载的花吐症,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只要一说多话,似乎就会有花瓣从嘴里掉出来,虽然他话不多,但是这是个很严重的事,从古书上来看,短时间内如果不治疗的话可能会死去。

        肖奈从寝室里离开去了图书馆,到了之后,肖奈开始寻找那本古书,他需要治疗这个症状,他要活,他不想这么快死去,他还有未了的心愿——他想陪着他钟意的那个人一生一世,虽然他觉得不是很现实,但是啊,他依旧会有这个心愿,即使没法实现,即使他认为他不喜欢自己。
        当肖奈看到花吐症的治疗方法时,他有一瞬间的怔愣,不过很快他的神色恢复平静,转身走出了图书馆。

        y
         肖奈最近好像总是不见身影,于半珊想着,低下头看着手心里的花瓣,于半珊想哭可是又哭不出来,他知道这是花吐症,是因为暗恋别人,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治疗方法是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瓣,若暗恋之人未知晓他的心意,那么短时间内他就会死去,呵,多么残酷。
        于半珊有暗恋的人,是啊,他有,那又如何。
        于半珊觉得特别讽刺,同时也觉得自己特别懦弱,反正人都会死,早些死之前还能让自己喜欢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意,晚些死自己说不定一辈子都不会对钟意之人说出来,但是为什么就是不敢呢,于半珊现在特想哭。

m
        丘永侯觉得愚公和老三最近都特别不对劲,说不出来的不对劲,直到于半珊来跟他聊天,他才终于知道是哪不对劲了。
       那天,于半珊突然把他拉到附近的烧烤摊,要了几箱啤酒,就开始跟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
       “猴子啊,我快死了。”丘永侯觉得于半珊喝多了,突然开始和他讲这种玩笑话,所以他笑了笑不以为然,不过之后,他有点笑不出来了,“我该怎么办啊,我好像得了之前咱们偶然看见的书上的花吐症了,我该怎么办啊!”于半珊的声音有点颤抖,丘永侯觉得这个玩笑开大了“喂,愚公,这个玩笑开不……”丘永侯顿住了,他看见于半珊开始剧烈的咳嗽,他用手捂住嘴,放下来时,丘永侯看见了一些带着血的花瓣,丘永侯有些懵了,怎么会这样呢?
       “不是,那什么,半珊啊,半珊,不是有解决方法的吗,对啊,有解决方法的。”丘永侯松了口气,“但是,猴子,解决方法是要让自己暗恋的人知晓自己的心意啊!我怎么可能毁了他呢!”丘永侯沉默了,他知道于半珊暗恋着谁。
      
                       是肖奈啊,是肖奈啊。

        “那你就去告白啊!”丘永侯对于半珊吼道,于半珊趴在桌上“不行啊,我不行的……”说完就睡了过去,丘永侯看着睡着的于半珊,摇了摇头,打了电话给肖奈。

x
       猴子打电话来时,肖奈正在看着一张照片,停顿了一会,将照片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拿起来手机。
        “喂,什么事?”
        “肖奈,你来接下愚公吧,他喝醉了,我还有点事要做,不好送他回去,你来接一下他。”
        “好,我马上就来,等着。”
         肖奈拿起桌上的钥匙走出了卧室,在门口停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照片,然后很小声的说了一句
        “半珊,等我。”
       肖奈接到于半珊的时候,于半珊睡得很熟,他小心翼翼的抱起于半珊,一眼没有看丘永侯,径直走向车子,在车前停留了一下,“猴子,帮我开下门。”丘永侯听时愣了一下,随及立马去开了后车门,“开前门。”肖奈瞟了他一眼说,丘永侯只好关上后门重新去开前门,肖奈把于半珊轻轻的放在副驾驶的位置,把门轻轻关上生怕吵到于半珊,然后做势要走回驾驶位。
        “肖奈,你喜欢半珊?”丘永侯低着头看不见神色,肖奈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丘永侯依然低着头“你是不是得了花吐症。”不是疑问的语气,肖奈愣了,皱眉看着丘永侯说“你怎么知道的。”
        “地上有花瓣啊,周围有没有风,又没有花,怎么会有花瓣呢。”丘永侯顿了一下继续问“你是不是喜欢愚公。”这句也不是疑问的语气,肖奈靠在了车子上低着头说“是啊,喜欢他,喜欢到快要死了,咳咳咳”说完话,肖奈开始咳嗽,也吐出了带血的花瓣“看见没,证据啊证据。”丘永侯沉默了一下,说“于半珊喜欢你。”

        肖奈猛的抬头,眼神有些发光,他抓住丘永侯的肩膀说“你说的是真的?是真的吗?”丘永侯被他抓的有些疼,无奈的点点头,肖奈放开手,没有说一句话就跑到驾驶位开车走了,丘永侯看着绝尘而去的车,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两个人简直就是一对啊。”

y
       于半珊醒的时候就看见肖奈坐在旁边,低着头,拿着一张照片,笑的一脸幸福,于半珊低头苦笑,唉,果然,自己的暗恋可能真的是有始无终,抬头,扯了扯嘴角,摆出自认为最好的灿烂的笑容,猛的拍向肖奈“肖……”又猛地捂住嘴,不行,不能讲话,不然要被老三发现的,肖奈转头,笑着看了看于半珊“起来吧,半珊,我们该走了。”于半珊笑了笑,点点头,从床上滑了下去,走向洗手间,准备洗漱时,发现脖子上有红点点,就突然脑袋有点问题了,对着外面喊到“肖奈哥哥,咱们家有蚊子啊?”
        肖奈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看于半珊的脖子“没有,那个,是我咬的。”
        于半珊拿在手里的牙刷哐当一下掉在了地上,脑子瞬间当机,循环着肖奈的那句话“是我咬的”“是我咬的”“是我咬的”
       “额,老三?你说,是你咬的?”于半珊看着肖奈,觉得有些事情似乎不对劲了“不是吧,你跟我开玩笑也不能这么开啊,这都不对啊,怎么能是你咬的呢,不可能啊。”肖奈走到于半珊面前,将他圈在自己臂弯里“半珊,你不会死的。”
       “嗯?你在说什么?”于半珊偏过头躲避着肖奈的目光。“半珊,我也有花吐症。”肖奈扳过于半珊的头,直直的盯着他,于半珊顿时紧张了起来,拉过肖奈的手就开始左看看右看看“你有没有事啊?啊,哪里不舒服啊,所以你暗恋的人是谁啊?,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实在不行,我把她绑来吧,朝夕相处总会喜欢上的吧……”
       肖奈看着于半珊紧张自己的样子,轻声笑了出来“半珊,我爱你。”
       于半珊依旧拉着肖奈絮絮叨叨个没停“所以,你到底暗恋谁啊,快说啊!”
        肖奈笑了,他固定住于半珊的身子,让于半珊不动才一字一顿的说“我,肖奈,爱,于半珊。”
        
   m
        丘永侯觉得自己不应该让肖奈知道于半珊喜欢他的,就应该让这一对狗男男殉情才好,他现在简直对不起自己的眼睛,呵,狗男男,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本来挺好的公司布局,非要让人家设计师重新设计出单独一间隔音效果完美的休息室,我去,休息室就算了吧,你要隔音好干啥,啊?你要干啥,大学这么几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三。
        丘永侯觉得肖奈这样情有可原嘛,毕竟东亚醋王嘛,没什么的,总要宣示主权的,可是,于半珊,你想要干什么,干什么,这么几年的兄弟友情呢?啊!啊!啊!被狗吃了还是被肖奈吃了?你能不能不要突然在公共场合就和老三亲上了?宣示主权委婉一些好吗?你这样,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情何以堪。
       不好意思,单身狗丘永侯最近拒绝任何采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吧,其实吧,我不是一丁点的差,可是我就是想写你能拿我怎么样呢。
        不过吧,还是希望看的开心吧。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