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期更新

少年❤

    主农丞,坤丞一丢丢,不好意思,ooc了,但是真的超级喜欢这种平时可爱正经起来帅爆了的受的设定。我爱的两个少年,希望他们好好的。

   

    陈立农一开始其实并不知道范丞丞,只不过后来来到了偶像练习生,经常听到一些人再谈论着范丞丞,说他是范冰冰的弟弟,范冰冰他认识,很出名的,演过很多戏,气质超好的那个姐姐。
     对范丞丞的第一印象只是一个因为初次上台所以紧张过度的哥哥,后来在后台看见他哭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被他带动着整个情绪都十分低落,想上去抱抱他——这是当时第一时间自己的想法,安慰他——这是陈立农第一时间的反应,当他缓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抱着范丞丞,嘴里说着“不要伤心啊,哥哥,还有机会呢。”范丞丞愣了一下,谁会想到才刚刚认识的一个弟弟就突然抱着自己,安慰着自己,不过,这种感觉一点都不讨厌啊!想到这,范丞丞也将手环绕着陈立农,糯糯的说了一声“谢谢。”陈立农松开手,笑着盯着范丞丞,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十分奇怪,范丞丞被陈立农盯着十分不自在,又因为初识没有什么话题好讲的,两个人就只好一直持续着一个人眼神到处乱瞟,一个人含笑盯着眼神乱瞟的人,直到朱正廷把范丞丞喊了过去,范丞丞才直视着陈立农,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你,我先走了。”陈立农没说话,对他摆了摆手,看着范丞丞的背影低声说了一句“好香。”
    接下来的发展很奇怪,陈立农和范丞丞一起练习,慢慢的熟悉起来。
    他叫他“丞丞~”
    他也回敬他“农农~”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乎变得越来越暧昧,直到有一天,这个暧昧的气氛被陈立农加深了。
    其实陈立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喜欢范丞丞的,直到看到一幕足以使自己发狂的场景。
    那天晚上,陈立农训练完回到宿舍时,打算去看看范丞丞,听说他最近因为自己变胖了心情郁郁寡欢,无法打起精神来,刚走到他宿舍外面,就听到范丞丞糯糯的声音叫着“老大~”陈立农一下子就知道了是蔡徐坤在里面,突然有些不高兴,范丞丞最近总是和蔡徐坤在一起,而且特别的仰慕他,走得越来越近,陈立农立刻推门进去,却震惊的看到了蔡徐坤和范丞丞躺在床上,更重要的是,范丞丞衣服凌乱,脸色红润,有点诱人——陈立农想,不对,不对,陈立农关上门跑了出去。
    范丞丞慌了,农农怎么突然来了,又跑走了,他不会误会了吧,蔡徐坤看着范丞丞为难的样子,出声道“去追啊,要不然误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范丞丞立马醒悟过来,急忙说了一句“谢谢老大”就跑了出去,蔡徐坤看着范丞丞跑出去的身影,双手捂着脸说“还是不忍心啊……”
    范丞丞从宿舍跑了出来,不多远就发现了前面蹲在那里,小声抽泣的陈立农。范丞丞轻轻的走过去,蹲在陈立农身旁,沉默了一会突然抱住了他,“农农,为什么跑呀?”陈立农一声不响,却突然站起身,低头看着范丞丞,范丞丞惘然又有些害怕,陈立农的脸看不出表情,陈立农弯下腰拉住了范丞丞的手,紧紧的,似乎害怕丢失了一样,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走到一处昏暗,没有摄像机的地方,陈立农把范丞丞放开,背着他低声说“喜欢你。”
    范丞丞没有听清楚,问到“你说什么?什么……”话还没说完,最已经被来人封住,撕咬,舔舐,像野兽一样,陈立农的舌头打算攻城略地,却无奈范丞丞嘴闭得过于紧,无法伸进去,陈立农只好离开范丞丞的嘴,看着他说“丞丞,你不乖哦。”
    陈立农的右手突然掐住了范丞丞的嘴,迫使他不得不张开,随后又紧跟着封住他的唇,继续舔舐,舌头与舌头交缠在一起,直到范丞丞脸色红润,用手拍打着陈立农的背,陈立农才与那唇分离。
    “丞丞,丞丞,丞丞……我好爱你。”陈立农捂住脸,无力的蹲了下去,开始哭泣“对不起,丞丞。”
    范丞丞看着陈立农小声哭泣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蹲下去抱住了他“农农,我也爱你。”
    陈立农摇摇头说“你不懂,你不知道我对你是种什么样的爱,我希望是……”范丞丞捂住了陈立农的嘴,开口说到“农农,我爱你,爱你爱的心碎,我以前一直不知道你爱我,所以我只好小心翼翼的藏住自己的心思,只好不去打扰你,让你拥有自己美好的未来。”
    陈立农抬起头,一脸的不可置信,脸上还残留着之前的未完全留下的泪水,范丞丞吻了上去,轻轻的吮吸,直到泪珠被完全吸收,范丞丞才停下来,离开陈立农的脸庞。
    范丞丞看着陈立农,慢慢站起身来,细微的风吹着他的碎发,他伸出了手郑重的说“陈立农,如果,你已经郑重的想好了未来会如何辛苦,并且仍然决定和我在一起,那么请把你的手交给我,我们一起度过难关!”陈立农看着迎风而立的范丞丞,觉得似乎有一股暖流直直的涌进了他的心里,陈立农擦了擦脸,笑着点了点头“嗯!”接着把自己的手放进了范丞丞的手里,两个少年相视而笑,紧紧的握住了对方的手,一起携手往宿舍又或是少年们一起成长,共同努力的道路走去。

    “所以丞丞你为什么会和蔡徐坤在床上,还衣衫不整啊?”
    “哦,我在问老大舞蹈的事,结果闹着闹着老大突然开始挠我痒痒了,一不小心蹭的。”
    “不过,老大很好的啦,他还叫我出来追你呢。”
    “不行,我就是觉得他是我的情敌,丞丞你那么可爱,肯定很多人喜欢你,我不管,从现在开始你要跟所有男性生物保持距离,当然除了我,你可是有夫之夫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怎么这么幼稚啊!”
    “谁幼稚啊!范丞丞你别跑,说清楚啊!”

    两个少年,朝气又蓬勃,积极又向上。
    一路上,欢声笑语不会停。
    多少困难险阻,总有两个人一起分担。
    两个少年,惊艳了时光。



   
   
       

《春梦》

    是一个小伙子的第一个春梦对象,嘻嘻,很羞涩,由梦引起一大堆事,希望喜欢,设定是还未遇见楚乔的时候,也就是小时候。我爱元嵩。

   

    燕洵觉得自己很不对劲,很不对劲,为什么不对劲,因为他做了个梦,是个春梦,而且这第一个春梦对象不是自己的女神,更不是纠缠自己的淳儿,而是自己从小就玩的很好的兄弟,这个国家的皇子——元嵩。
    燕洵想:元嵩啊,这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啊,最重要的是他是男的啊。
   燕洵越想心里就莫名的烦躁,他拎起自己的剑就冲出屋子,跑到了经常和元嵩在一起练剑的地方,开始练习剑法以便于使自己冷静下来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会梦见元嵩,而且还……还那么,燕洵想到这件事顿时脸都红了,一瞬间之间突然觉悟了,啊,自己是喜欢元嵩的吧,又一个不注意把剑甩了出去,“燕洵,你在干什么呀,剑都甩出来了。”燕洵朝声音传过来的地方看了过去,是元嵩。
    燕洵突然拘谨起来了,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了,“元……元嵩,你怎么来了?”元嵩朝燕洵走过去,顺手从地上把剑拔了出来,走到燕洵身边,把剑递给他,元嵩顺手将燕洵压下坐着,顺带着整个人都朝燕洵靠过去,燕洵顿时整个人一僵,小心翼翼的将手绕过元嵩,轻轻的搭在元嵩肩膀上,元嵩却丝毫未感觉到燕洵已经将他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反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燕洵聊着天。
    元嵩拿着剑在地上拨弄来拨弄去,十分无聊,嘴里也不停歇,“燕洵,淳儿最近一直都跟我讲你的事情,讲的我都要疯了,真是,你什么时候娶她啊。”燕洵看着元嵩头顶,手也不老实的上去摸着,嘴上回答着元嵩的问题“阿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淳儿,我不过是把她当做妹妹来看而已,所以是不可能娶她的。”
    元嵩把头上的那只手甩下去之后,往后一趟,无所谓的说“我随你怎么想呗,不过你得跟淳儿说清楚,不然她一直会有着这种念想的。”燕洵侧过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元嵩,也顺势躺了下去,良久,说了一句“好,我会的,其实我也有喜欢的人了。”
    元嵩一怔。
    又笑着转过身朝着燕洵看去,嘴里调笑着“哎呦,我们的燕大世子也有自己喜欢的人啊,不容易啊,快说说,是哪家小姐让我们燕大世子春心萌动啊!”燕洵低着头,看不出表情,很小声的说“你啊。”
    元嵩皱着眉说“霓娥?京城有这号人吗?从没听过啊。”燕洵愣了一下,突然又大笑起来,元嵩顿时恼了“喂,燕洵,你笑什么啊!”燕洵笑了笑,停了下来,看着元嵩,表情认真,却又不说话,元嵩懵了,脸渐渐有些红,立马转过头语气有些急“那个……嗯,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啊。”说完就立马站起身跑了。
    燕洵看着元嵩远去的身影,愣了下,刚刚,元嵩他,脸红了吧,这是不是说明他也有点喜欢我呢?

    燕洵后来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元嵩了,突然有点想他了,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可以进宫去找元嵩。

    几日后,宫里贵妃大寿。
    燕洵终于找到理由可以进宫去看他的阿嵩了,整个人都沐浴着十分喜悦的氛围,脸上带着笑容,使他看上去更加阳光,打扮的也比平时更加俊俏,使得一些少女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
    而此时在目光中心的人却坐立不安,四处张望,在寻找着自己心中的那个人,身边的仲羽见了,上前说了一句“主子,据线人回报,元嵩皇子刚刚和一位女子出现在御花园那。”燕洵猛的回头盯着仲羽,用眼神询问这个消息是否可靠,在得到确切答复时,燕洵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又猛的跑向御花园的方向。
    不行不行不行,元嵩是他的,是他燕洵的,不能,不能也做不到默默的在旁边看着他结婚,生子,不能,做不到。燕洵边跑向御花园边想到。
    燕洵气喘吁吁的跑到御花园,正好看见元嵩和一个长得不错的少女一边走一边聊着,是不是还笑出声来,两个人周围似乎弥漫着一股十分甜蜜的气息,似乎其他人无法进入他们两个人的世界,燕洵脸色霎时变得十分苍白,周身气氛却变得十分阴暗。
    燕洵走了过去,一把拉过元嵩的手腕,直直的往前走,一句话也不说,元嵩却急了,他另一只手去拉燕洵的手,语气十分疑惑“燕洵,燕洵,你干什么啊?怎么啦?”见燕洵不回答只好转头对那个呆愣在那的少女说道“少卿,不好意思,今天就这样吧,以后再说。”说完又被看起来更加阴郁的燕洵往前一带,差点摔跤。
    “燕洵燕洵,你到底要干嘛?”元嵩被燕洵拉得有些踉跄,燕洵突然停了下来,松开了元嵩的手腕,然后就一直站在远处,一动不动。
    元嵩揉了揉手腕,看着燕洵的背影,说“燕大世子,你到底有什么事啊?快点说。我和少卿还有事说。”本来还十分淡定的燕洵,突然转身,双手用力的握住元嵩的肩膀,大声的说“你和她什么关系?啊!这么急着回去跟她说话!”元嵩愣了一下,随即却笑了起来,说“燕洵,所以你是什么意思?”
    燕洵看到元嵩如此冷静,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好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府邸。
    或许,他幸福我就幸福了。
    转身就走的燕洵没有听到元嵩说的话。
    燕洵,你很懦弱。

    再次听见元嵩的消息时,却是元嵩和那个叫少卿的少女的婚礼的消息。
    燕洵没有去,他让仲羽捎去了自己的庆婚礼物,一个人对在房间里,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在做什么。
    燕洵颓废的瘫在地上,脚边滚着十几个酒瓶子,燕洵无法思考,他的心现在很疼,疼的无法想象,他有点后悔了,为什么当时没有直接把自己的心意说出来,大声告诉阿嵩,他是自己的,他不想看见他与别的人说话,接触,他感觉到心疼,整个人疼的蜷缩起来。

    突然仲羽从门外闯了进来,还未说话,燕洵就问“元嵩喜欢我的礼物吗?”
    仲羽却只说了一句和燕洵问的问题完全不同的回答,却足以让燕洵崩溃。
    “主子……皇子在婚礼上早到刺客刺杀,救治无效,去世了。”
    燕洵直起身子,呆呆的坐着“阿羽,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你只是想让我走出去所以说谎了,是吧?”燕洵说完话,抬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仲羽。
    仲羽偏过头“主子,对不起,我没保护好皇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在仲羽说完话之后,燕洵突然站起来,连衣服也未整理,就向宫中跑去。

    当燕洵到皇宫的时候,皇帝等一众人全部守在灵堂,灵堂很静,静的让燕洵听到了自己因为一路狂奔而心跳的极快的声音,甚至让燕洵幻听了昔日元嵩在自己耳边的说话声。
    元嵩的未婚妻跪在前面,似乎并不是很悲伤,燕洵走到她面前说“你为什么没照顾好他?”
    少卿面无表情,只是转身向皇帝请求留他们两个在这讲会话,皇帝同意了。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少卿转身看着燕洵喃喃自语到“有什么好的,好到王位都不要了。”燕洵未听清他的话,刚想询问时,却被一把短匕首捅到了要害,整个人昏了过去。









    “少卿,你下手是不是太狠了啊?怎么还没醒啊?”
    “天呐,我的皇子殿下,我已经是够轻的了,不仅为你策划了这么一出两人死亡失踪的好戏,还帮你们重新找了一个身份,知足吧!”
    “我知道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燕洵他还没醒我有点担心。”
    “不要担心了,没事的。”

    燕洵从疼痛中醒了过来,睁眼就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疑惑布满了心头,自己不是被捅了一刀吗?为什么在这。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
    当燕洵看到眼前的人时,顿时任何疼痛都感觉不到了,立马翻身下床,紧紧的拥抱住走进来的那个人。
    “阿嵩,我好想你。”

    “死燕洵,我也想你啊。”



    拥抱过后,燕洵开始有些疑惑了,他问元嵩“元嵩,你不是在婚礼上被刺客杀了吗?怎么会又在这儿?而且,我怎么也会在这呢?”
    元嵩笑着看着他说“这是少卿的主意啦,让我们两假死逃过皇家束缚。”
    燕洵愣了一下“为什么要逃脱皇家束缚啊?”元嵩白了他一眼说“你喜欢我吗?”燕洵整个人弹了起来“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喂,燕洵,你真以为我是傻子啊!你天天派暗卫在我旁边,我跟少卿讲话你还那么激动,我又不是白痴,我也有感情的呀!”元嵩弹了弹燕洵的脑门心想:最主要的是你偷亲我被我发现了。
    燕洵窘迫起来,不过随即又问了一个他认为至关重要的问题“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
    “为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你小时候救过我一次,我特感动,所以一时之间就想要以身相许了吧。”
    “这这,这是敷衍我,所以到底为什么啊?”
    元嵩突然笑了起来。
    “因为你傻啊!”
    “元嵩!”嘴上虽是充满怒气的话语,燕洵的眼里却全是笑意。


    自己喜欢的人喜欢自己,真好,真幸福。
   
   

   

   
   
   
   
   

《死亡》

        照相梗,是之前存梗上的留着的,就是可能写的不太好,还有我文里的秦风不结巴,ooc是我的,秦唐当然也是我的啦,接下来的就是五一假期更喽

        秦唐永存,嘿嘿嘿

        

  
         你走进一栋年久失修的高楼里准备调查楼房情况。
         当你走到三楼的时候,楼道里的灯关了,你看见远处的一个房间有一丝光亮,你那可怕的好奇心使你走了过去。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盏灯开着,忽暗忽亮的黄色灯光笼罩出了一种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息,从外边凑近窗户时,你看见里面有一个青年躺在地上,身旁便是血迹,你丝毫不疑惑他为什么在这,这又是你那可怕的善心在作怪,推开房门,走到青年身边,推了推他“喂,你没事吧?”
        青年转过头,用十分渗人的目光看着你“知道死亡的感受吗?你在打扰我。”说完站起身,俯视着瘫坐在地上的你“呵,脆弱的凡人。”青年跨过你,清脆的皮靴扣击地板的声音让你不禁毛骨悚然。
        “砰”的一声,你跑出了房间,趴在栏杆上,从上往下看,是那个青年,他在看着你笑着,嘴里似乎说着什么……
       
                        未完待续

     

   

        “我去,什么狗屁玩意儿,怎么还是未完待续啦!”宋义看着手机上照片中的未完待续几个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等了整整一年,好不容易等到秦风大佬的《死亡》系列照片发出来,结果真的是很无语啊,未完待续,好吧,未完待续就算了,你还又拖了整整一年时间,还没有更新,我天,你们想想,你要是因为自己喜欢的小说追了好久,结果作者写了个未完待续,然后整整一年时间不更,就问你气不气,气死了嘛!
         所以,宋义决定召唤他的秦风大佬内部人员,哼哼,他的Q……大大,哼,必须了解怎么回事。
         然后,宋义觉得秦风大佬不再是大佬了。
         具体是什么情况呢?据某秦风大佬内部人员说最近秦风大佬沉迷美色,无法自拔,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我们的秦风大佬是一个十分稀有的自学成才的摄影师,不过也是十分的严格啊,他每次拍摄的模特十有八九都是被他逼跑的,所以每次秦风大佬的摄影作品都十分的拖延,九成的原因是模特不见了,不过最近,秦风大佬十分的异常,都是一位叫唐仁的模特,这位模特也就是《死亡》系列作品的专属模特啦!
             说到这个《死亡》系列作品又不得不展开一下了,这个作品听说是秦风大佬在一度因为没有灵感差点自杀的情况下创作出来的,可以说是异常惊恐了,所以整个系列作品是十分黑暗的,血腥的,但秦风又说他想要普通人的死亡,这下可以说是难为平时较为亮眼的模特小哥了,但偏偏秦风说要找一个普普通通的模特,不需要太帅,就是要平凡人的感觉。秦风大佬才说完,Q就不知道从哪拉来了唐仁来做这部系列作品的专属模特,秦风大佬当时可以说是眼神一亮,整个人都扑到了唐仁身上,不知道是对模特满意还是一见钟情了。
        接下来就是拍摄作品了,秦风大佬亲自上阵,嘴上说着“我怕你们毁了我的作品。”眼神却止不住的往唐仁那瞟,顺便身体也开始往唐仁那走,正是拍照时还时不时摸摸小手,这让其他工作人员实在是没眼看了,都分分转过头假装忙着做事情,就只剩下秦风大佬和唐仁小小的说话声。
       

        过了几天后,一个早晨,众人看着秦风大佬抱着唐仁慢慢走进公司,心中十分复杂又一阵感慨,终于在一起了!
        之后,秦风大佬突然开始各种十分幼稚的行为拖延他自己的系列作品!
              
                       
         “小唐,我好累啊,我要小唐抱抱,亲亲才能痊愈!”秦风摊坐在唐仁腿旁,顺势抱住了唐仁的腿,不让唐仁行走一步,唐仁扶额说到“老秦,这是你今天第100次了,你能不能把你的作品拍完再说啊!”秦风仰头盯着唐仁,唐仁也低头看着秦风,两人丝毫不让步,直到最后唐仁才叹了口气,说“好了好了,我服了你了,你先起来再说啦。”秦风站起来,转过身,背着唐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的气息十分阴暗,“开始拍吧。”唐仁顿时慌了“老……老秦,你别生气啊,我我,那个,我……”唐仁还未说完,就被秦风打断了“开始拍吧。”说完,秦风转身离开了,唐仁顿时有些慌了,自己惹老秦生气了,今天晚上完了,顿时,唐仁像泄了气的皮球,驼着背走向了拍摄场地。
        第二天,唐仁和秦风没有来,只有Q接到了个电话,大概是唐仁腰不行了吧。

        诸如此类的事不要太多哦,Q跟宋义说的时候,最后补了一句:
             “大概这个系列不会拍下去了吧。”
        宋义一脸懵逼“啊?为什么啊?”Q看了他一眼说“你的秦风大佬觉得太不吉利了。”
        宋义顿时咬牙切齿,不过自己粉的摄影师含泪也要粉下去。

             “呵,秦风。”
 

         “老秦,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会喜欢我啊?”唐仁窝在秦风怀里的时候问到,秦风亲了一下唐仁的额头“大概是因为你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啊。”唐仁撇了撇嘴说“那我要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你不就不喜欢我了嘛!”秦风没有回答,只是把唐仁抱的更紧了些。



            当然是因为之前喜欢你,但一不小心把你丢掉了,现在就更加爱你啦。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懂,其实吧,这是一个照相梗,最后说的那句话,其实是秦风是重生的啦。
       希望喜欢,嘿嘿嘿

       

存梗
猫化梗        敌对家族梗
ABO        网恋见面发展梗
画画模特梗  长期发情小恶魔梗
照相模特梗      生物实验梗(身体来一波啊)
做梦(春梦来一波?)梗     女装梗
网游梗
冤家成恋人梗
大概好多cp都试一下?评论说一下?

《半月花》

                         
       花吐症梗, 不是很了解,所以 不是太会写,希望谅解,就是两个人互相暗恋,但是又互相不知道,其他人就特别着急,然后就帮他们表白的那种。

        可能算是双视角吧,x是肖奈,y是于半珊,然后m从其他人的视角来看的。
        希望各位看官喜欢❤
     

  x
        肖奈觉得他可能得了一种古书上记载的花吐症,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只要一说多话,似乎就会有花瓣从嘴里掉出来,虽然他话不多,但是这是个很严重的事,从古书上来看,短时间内如果不治疗的话可能会死去。

        肖奈从寝室里离开去了图书馆,到了之后,肖奈开始寻找那本古书,他需要治疗这个症状,他要活,他不想这么快死去,他还有未了的心愿——他想陪着他钟意的那个人一生一世,虽然他觉得不是很现实,但是啊,他依旧会有这个心愿,即使没法实现,即使他认为他不喜欢自己。
        当肖奈看到花吐症的治疗方法时,他有一瞬间的怔愣,不过很快他的神色恢复平静,转身走出了图书馆。

        y
         肖奈最近好像总是不见身影,于半珊想着,低下头看着手心里的花瓣,于半珊想哭可是又哭不出来,他知道这是花吐症,是因为暗恋别人,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治疗方法是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瓣,若暗恋之人未知晓他的心意,那么短时间内他就会死去,呵,多么残酷。
        于半珊有暗恋的人,是啊,他有,那又如何。
        于半珊觉得特别讽刺,同时也觉得自己特别懦弱,反正人都会死,早些死之前还能让自己喜欢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意,晚些死自己说不定一辈子都不会对钟意之人说出来,但是为什么就是不敢呢,于半珊现在特想哭。

m
        丘永侯觉得愚公和老三最近都特别不对劲,说不出来的不对劲,直到于半珊来跟他聊天,他才终于知道是哪不对劲了。
       那天,于半珊突然把他拉到附近的烧烤摊,要了几箱啤酒,就开始跟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
       “猴子啊,我快死了。”丘永侯觉得于半珊喝多了,突然开始和他讲这种玩笑话,所以他笑了笑不以为然,不过之后,他有点笑不出来了,“我该怎么办啊,我好像得了之前咱们偶然看见的书上的花吐症了,我该怎么办啊!”于半珊的声音有点颤抖,丘永侯觉得这个玩笑开大了“喂,愚公,这个玩笑开不……”丘永侯顿住了,他看见于半珊开始剧烈的咳嗽,他用手捂住嘴,放下来时,丘永侯看见了一些带着血的花瓣,丘永侯有些懵了,怎么会这样呢?
       “不是,那什么,半珊啊,半珊,不是有解决方法的吗,对啊,有解决方法的。”丘永侯松了口气,“但是,猴子,解决方法是要让自己暗恋的人知晓自己的心意啊!我怎么可能毁了他呢!”丘永侯沉默了,他知道于半珊暗恋着谁。
      
                       是肖奈啊,是肖奈啊。

        “那你就去告白啊!”丘永侯对于半珊吼道,于半珊趴在桌上“不行啊,我不行的……”说完就睡了过去,丘永侯看着睡着的于半珊,摇了摇头,打了电话给肖奈。

x
       猴子打电话来时,肖奈正在看着一张照片,停顿了一会,将照片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拿起来手机。
        “喂,什么事?”
        “肖奈,你来接下愚公吧,他喝醉了,我还有点事要做,不好送他回去,你来接一下他。”
        “好,我马上就来,等着。”
         肖奈拿起桌上的钥匙走出了卧室,在门口停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照片,然后很小声的说了一句
        “半珊,等我。”
       肖奈接到于半珊的时候,于半珊睡得很熟,他小心翼翼的抱起于半珊,一眼没有看丘永侯,径直走向车子,在车前停留了一下,“猴子,帮我开下门。”丘永侯听时愣了一下,随及立马去开了后车门,“开前门。”肖奈瞟了他一眼说,丘永侯只好关上后门重新去开前门,肖奈把于半珊轻轻的放在副驾驶的位置,把门轻轻关上生怕吵到于半珊,然后做势要走回驾驶位。
        “肖奈,你喜欢半珊?”丘永侯低着头看不见神色,肖奈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丘永侯依然低着头“你是不是得了花吐症。”不是疑问的语气,肖奈愣了,皱眉看着丘永侯说“你怎么知道的。”
        “地上有花瓣啊,周围有没有风,又没有花,怎么会有花瓣呢。”丘永侯顿了一下继续问“你是不是喜欢愚公。”这句也不是疑问的语气,肖奈靠在了车子上低着头说“是啊,喜欢他,喜欢到快要死了,咳咳咳”说完话,肖奈开始咳嗽,也吐出了带血的花瓣“看见没,证据啊证据。”丘永侯沉默了一下,说“于半珊喜欢你。”

        肖奈猛的抬头,眼神有些发光,他抓住丘永侯的肩膀说“你说的是真的?是真的吗?”丘永侯被他抓的有些疼,无奈的点点头,肖奈放开手,没有说一句话就跑到驾驶位开车走了,丘永侯看着绝尘而去的车,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两个人简直就是一对啊。”

y
       于半珊醒的时候就看见肖奈坐在旁边,低着头,拿着一张照片,笑的一脸幸福,于半珊低头苦笑,唉,果然,自己的暗恋可能真的是有始无终,抬头,扯了扯嘴角,摆出自认为最好的灿烂的笑容,猛的拍向肖奈“肖……”又猛地捂住嘴,不行,不能讲话,不然要被老三发现的,肖奈转头,笑着看了看于半珊“起来吧,半珊,我们该走了。”于半珊笑了笑,点点头,从床上滑了下去,走向洗手间,准备洗漱时,发现脖子上有红点点,就突然脑袋有点问题了,对着外面喊到“肖奈哥哥,咱们家有蚊子啊?”
        肖奈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看于半珊的脖子“没有,那个,是我咬的。”
        于半珊拿在手里的牙刷哐当一下掉在了地上,脑子瞬间当机,循环着肖奈的那句话“是我咬的”“是我咬的”“是我咬的”
       “额,老三?你说,是你咬的?”于半珊看着肖奈,觉得有些事情似乎不对劲了“不是吧,你跟我开玩笑也不能这么开啊,这都不对啊,怎么能是你咬的呢,不可能啊。”肖奈走到于半珊面前,将他圈在自己臂弯里“半珊,你不会死的。”
       “嗯?你在说什么?”于半珊偏过头躲避着肖奈的目光。“半珊,我也有花吐症。”肖奈扳过于半珊的头,直直的盯着他,于半珊顿时紧张了起来,拉过肖奈的手就开始左看看右看看“你有没有事啊?啊,哪里不舒服啊,所以你暗恋的人是谁啊?,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实在不行,我把她绑来吧,朝夕相处总会喜欢上的吧……”
       肖奈看着于半珊紧张自己的样子,轻声笑了出来“半珊,我爱你。”
       于半珊依旧拉着肖奈絮絮叨叨个没停“所以,你到底暗恋谁啊,快说啊!”
        肖奈笑了,他固定住于半珊的身子,让于半珊不动才一字一顿的说“我,肖奈,爱,于半珊。”
        
   m
        丘永侯觉得自己不应该让肖奈知道于半珊喜欢他的,就应该让这一对狗男男殉情才好,他现在简直对不起自己的眼睛,呵,狗男男,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本来挺好的公司布局,非要让人家设计师重新设计出单独一间隔音效果完美的休息室,我去,休息室就算了吧,你要隔音好干啥,啊?你要干啥,大学这么几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三。
        丘永侯觉得肖奈这样情有可原嘛,毕竟东亚醋王嘛,没什么的,总要宣示主权的,可是,于半珊,你想要干什么,干什么,这么几年的兄弟友情呢?啊!啊!啊!被狗吃了还是被肖奈吃了?你能不能不要突然在公共场合就和老三亲上了?宣示主权委婉一些好吗?你这样,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情何以堪。
       不好意思,单身狗丘永侯最近拒绝任何采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吧,其实吧,我不是一丁点的差,可是我就是想写你能拿我怎么样呢。
        不过吧,还是希望看的开心吧。

《莫名》

               人物ooc

        随便看看啦,文笔不是很好
      

        
             于半珊从来没有想过老三会突然跟他说喜欢他,那个时候他是懵的,因为他从来没想过庆大校草会喜欢自己。
             
              所以, 他跑了……
      
              
             他跑了!!!

             他当着众人的面就这么跑了,现在还待在家里,不敢出去。
            于半珊窝在床上,看着手机里自己和老三的照片。
        

            他搭着老三的肩膀,比着耶,莫名很傻气,而老三就静静地笑着,看着自己。
        


            我去,这么大个漏洞,自己当时怎么没有发现呢。于半珊想着。

        

        
           








            现在正是春季,庆大的樱花树全都开了,走在通道上,花瓣飘落下来,很是好看,于半珊站在一棵树下,抬头看着从树上飘下来的樱花静静地等着肖奈的到来。

            是的,于半珊从房间里走出来并且打电话给肖奈邀他在这儿聊一下。

          

            于半珊觉得自己其实特喜欢老三,要不然也不会在有那么尴尬的事情发生后又邀他出来谈谈。
        


              噔噔
    


             “半珊”
             于半珊心里突然十分紧张,是老三啊,是那个帅的一塌糊涂的老三啊,是那个事业有成的老三啊,是那个受万千少女爱慕的老三啊。
              自己好像根本配不上他
             “半珊,我来了”肖奈走了过来,看着于半珊扯了扯嘴角说。
         

            于半珊转过头看着肖奈,发现几天不见肖奈似乎憔悴了一些。
        

              “老三,你陪我打球吧!”于半珊看着肖奈笑着说,肖奈错愕地看了于半珊一眼,看他似乎不是在开玩笑,扬着嘴角对他说“好啊,我陪你。”
         

              球场上,两个身影跳跃着。
 
        

              突然,于半珊停了下来,说“老三,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刚要投篮的肖奈停了下来,没有转身,低着头说“没有理由。”
          
       



            “但是我喜欢你有理由啊,你长得好看,你聪明,最主要的,你是肖奈嘛!”
            

            于半珊对着肖奈笑得一脸灿烂,肖奈猛地转头,眼里满满的都是惊喜和意外。
           肖奈将篮球扔在一旁,冲过去将于半珊紧紧抱在怀里,“半珊,半珊,半珊,半珊……”
            肖奈一直念着于半珊的名字,更加用力的将他拥入怀里。
            

             于半珊也紧紧抱着肖奈,笑了。



         


              之后的事情似乎都很顺理成章,他们两互相见了家长,公开了,一开始双方父母并不赞成,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发现两人似乎并不可能放弃,不想伤害他们,也慢慢觉得各自的女婿(儿媳)比其他妖艳贱货好得多,也妥协了。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啊?”  多年以后,于半珊窝在肖奈怀里问他,“我不是说了吗,没有理由啊。”肖奈亲了亲于半珊说到,“切,一点都不好玩,哼,不理你了。”说完,于半珊从肖奈怀里出来,作势要跑,却瞬间被拉回怀里,压倒沙发上,“不理我的话,我会寂寞的,我们做点有意思的事好了。”肖奈笑着说,“唔……死肖奈……”。
   

       



              肖奈看着睡在他怀里的于半珊笑着说

 

           “为什么喜欢你,傻瓜,不是喜欢,是爱啊!”
                        “最主要的是你是于半珊”

                                 “我的于半珊”
      

齁甜齁甜(洵嵩)

 
         啊啊啊啊,这是一篇莫名其妙的产物,

       反正讲的是燕洵世子和我们的亲亲元嵩在一起后的一件事情

           啊啊啊啊,写的不好请多海涵

      

          已经入冬了,元嵩拿着桂花酿顺便甩掉了元淳便一溜烟的去找燕洵。

         坐在庭院里,元嵩也是没有半分消停的时间。“你能别上蹿下跳了嘛,跟个猴似的,一点消停的时间都没有。”燕洵朝元嵩喊到“说是来找我诉说忧愁,我看你这样子一点都不忧愁,你直接回去算了。”

        元嵩正爬到燕洵庭院的树上,听见燕洵说的话,心里一急,脚下一滑直接从树上摔了下来,燕洵赶忙跑过来,急急地说“有没有伤到哪啊?疼不疼啊”

        元嵩听了这话,疼痛似乎减少了点,龇牙咧嘴的笑了出来。

         “你个没良心的,还笑,快说,到底伤哪啦,要不要请大夫啊。”燕洵皱着眉说到。

         “这不是看你紧张我,我一时高兴嘛。”元嵩冲燕洵笑笑却因牵扯到伤口,整张脸都皱到一起了。

          燕洵白了他一眼,避开了他的伤口时将他一把抱起。

         元嵩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时顺手搂住了燕洵的脖子。

        燕洵将他抱紧屋里让他平躺在床上,起身去拿伤药。

        “唉,燕洵,我没有多大事的,你用不着去拿药。”元嵩欲起身说到,又见燕洵一个眼神瞟过来,当即就怂了,又回过去躺好。

         燕洵找好了伤药,走到床边,顺手扒下元嵩的裤子,“哎哎哎哎,你干嘛不然我自己来啊”元嵩惊呼。

         燕洵手撑在元嵩的身体两侧,贴到他耳旁说道“怎么,还害羞了,不都已经看过,尝……”话未说完,就被元嵩涨红着脸捂住嘴“不……不要说了,上药上药!!”随即放下手将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燕洵嘴角一翘“哈哈哈哈,你还真害羞了,好了,我不说了,把头伸出来吧。”

          元嵩轻哼了一声,把头慢慢从被子里伸出来“快点上药!”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

           燕洵抹了些药,轻轻地涂在元嵩屁股上,动作轻柔,神情严肃,这要让外人见着了定得大跌眼镜。

              “哎,燕洵,我跟你说啊,今天元淳说要跟我抢你”元嵩扭头说到。
           
           “你就为这事忧心?”燕洵手上动作一顿,接着又继续动作“你难道不知道淳儿的性子,她就是逗你玩的。”

       元嵩撇撇嘴“你老是护着她,啧,烦心。”

       燕洵手上动作停了下来,将手擦拭干净后捧着元嵩的脸亲了上去
        将舌头伸入元嵩唇内,带着他交融,一时之间,屋子里尽是暧昧的气息。

          一吻了毕,燕洵离开元嵩的唇,勾着他的下巴,哑着声音说“你觉得我最护着谁,嗯~”元嵩红着脸看着燕洵那双眸子说“……我”
   
               “嗯,这不就好了。”

              出去时已是夜晚,燕洵搂着元嵩让他在自己这歇息,元嵩红着脸说不行,母妃还在等着他回去,燕洵遵从他的意见,吻了吻他的脸庞说


             “那就我到你那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套路不过燕洵世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笑cry
   
        其实还想写其他的cp,同人文,比如我大艿芋,大大狗茨,可就是文笔太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