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伪

叫我伪神就好

《春梦》

    是一个小伙子的第一个春梦对象,嘻嘻,很羞涩,由梦引起一大堆事,希望喜欢,设定是还未遇见楚乔的时候,也就是小时候。我爱元嵩。

   

    燕洵觉得自己很不对劲,很不对劲,为什么不对劲,因为他做了个梦,是个春梦,而且这第一个春梦对象不是自己的女神,更不是纠缠自己的淳儿,而是自己从小就玩的很好的兄弟,这个国家的皇子——元嵩。
    燕洵想:元嵩啊,这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啊,最重要的是他是男的啊。
   燕洵越想心里就莫名的烦躁,他拎起自己的剑就冲出屋子,跑到了经常和元嵩在一起练剑的地方,开始练习剑法以便于使自己冷静下来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会梦见元嵩,而且还……还那么,燕洵想到这件事顿时脸都红了,一瞬间之间突然觉悟了,啊,自己是喜欢元嵩的吧,又一个不注意把剑甩了出去,“燕洵,你在干什么呀,剑都甩出来了。”燕洵朝声音传过来的地方看了过去,是元嵩。
    燕洵突然拘谨起来了,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了,“元……元嵩,你怎么来了?”元嵩朝燕洵走过去,顺手从地上把剑拔了出来,走到燕洵身边,把剑递给他,元嵩顺手将燕洵压下坐着,顺带着整个人都朝燕洵靠过去,燕洵顿时整个人一僵,小心翼翼的将手绕过元嵩,轻轻的搭在元嵩肩膀上,元嵩却丝毫未感觉到燕洵已经将他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反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燕洵聊着天。
    元嵩拿着剑在地上拨弄来拨弄去,十分无聊,嘴里也不停歇,“燕洵,淳儿最近一直都跟我讲你的事情,讲的我都要疯了,真是,你什么时候娶她啊。”燕洵看着元嵩头顶,手也不老实的上去摸着,嘴上回答着元嵩的问题“阿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淳儿,我不过是把她当做妹妹来看而已,所以是不可能娶她的。”
    元嵩把头上的那只手甩下去之后,往后一趟,无所谓的说“我随你怎么想呗,不过你得跟淳儿说清楚,不然她一直会有着这种念想的。”燕洵侧过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元嵩,也顺势躺了下去,良久,说了一句“好,我会的,其实我也有喜欢的人了。”
    元嵩一怔。
    又笑着转过身朝着燕洵看去,嘴里调笑着“哎呦,我们的燕大世子也有自己喜欢的人啊,不容易啊,快说说,是哪家小姐让我们燕大世子春心萌动啊!”燕洵低着头,看不出表情,很小声的说“你啊。”
    元嵩皱着眉说“霓娥?京城有这号人吗?从没听过啊。”燕洵愣了一下,突然又大笑起来,元嵩顿时恼了“喂,燕洵,你笑什么啊!”燕洵笑了笑,停了下来,看着元嵩,表情认真,却又不说话,元嵩懵了,脸渐渐有些红,立马转过头语气有些急“那个……嗯,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啊。”说完就立马站起身跑了。
    燕洵看着元嵩远去的身影,愣了下,刚刚,元嵩他,脸红了吧,这是不是说明他也有点喜欢我呢?

    燕洵后来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元嵩了,突然有点想他了,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可以进宫去找元嵩。

    几日后,宫里贵妃大寿。
    燕洵终于找到理由可以进宫去看他的阿嵩了,整个人都沐浴着十分喜悦的氛围,脸上带着笑容,使他看上去更加阳光,打扮的也比平时更加俊俏,使得一些少女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
    而此时在目光中心的人却坐立不安,四处张望,在寻找着自己心中的那个人,身边的仲羽见了,上前说了一句“主子,据线人回报,元嵩皇子刚刚和一位女子出现在御花园那。”燕洵猛的回头盯着仲羽,用眼神询问这个消息是否可靠,在得到确切答复时,燕洵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又猛的跑向御花园的方向。
    不行不行不行,元嵩是他的,是他燕洵的,不能,不能也做不到默默的在旁边看着他结婚,生子,不能,做不到。燕洵边跑向御花园边想到。
    燕洵气喘吁吁的跑到御花园,正好看见元嵩和一个长得不错的少女一边走一边聊着,是不是还笑出声来,两个人周围似乎弥漫着一股十分甜蜜的气息,似乎其他人无法进入他们两个人的世界,燕洵脸色霎时变得十分苍白,周身气氛却变得十分阴暗。
    燕洵走了过去,一把拉过元嵩的手腕,直直的往前走,一句话也不说,元嵩却急了,他另一只手去拉燕洵的手,语气十分疑惑“燕洵,燕洵,你干什么啊?怎么啦?”见燕洵不回答只好转头对那个呆愣在那的少女说道“少卿,不好意思,今天就这样吧,以后再说。”说完又被看起来更加阴郁的燕洵往前一带,差点摔跤。
    “燕洵燕洵,你到底要干嘛?”元嵩被燕洵拉得有些踉跄,燕洵突然停了下来,松开了元嵩的手腕,然后就一直站在远处,一动不动。
    元嵩揉了揉手腕,看着燕洵的背影,说“燕大世子,你到底有什么事啊?快点说。我和少卿还有事说。”本来还十分淡定的燕洵,突然转身,双手用力的握住元嵩的肩膀,大声的说“你和她什么关系?啊!这么急着回去跟她说话!”元嵩愣了一下,随即却笑了起来,说“燕洵,所以你是什么意思?”
    燕洵看到元嵩如此冷静,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好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府邸。
    或许,他幸福我就幸福了。
    转身就走的燕洵没有听到元嵩说的话。
    燕洵,你很懦弱。

    再次听见元嵩的消息时,却是元嵩和那个叫少卿的少女的婚礼的消息。
    燕洵没有去,他让仲羽捎去了自己的庆婚礼物,一个人对在房间里,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在做什么。
    燕洵颓废的瘫在地上,脚边滚着十几个酒瓶子,燕洵无法思考,他的心现在很疼,疼的无法想象,他有点后悔了,为什么当时没有直接把自己的心意说出来,大声告诉阿嵩,他是自己的,他不想看见他与别的人说话,接触,他感觉到心疼,整个人疼的蜷缩起来。

    突然仲羽从门外闯了进来,还未说话,燕洵就问“元嵩喜欢我的礼物吗?”
    仲羽却只说了一句和燕洵问的问题完全不同的回答,却足以让燕洵崩溃。
    “主子……皇子在婚礼上早到刺客刺杀,救治无效,去世了。”
    燕洵直起身子,呆呆的坐着“阿羽,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你只是想让我走出去所以说谎了,是吧?”燕洵说完话,抬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仲羽。
    仲羽偏过头“主子,对不起,我没保护好皇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在仲羽说完话之后,燕洵突然站起来,连衣服也未整理,就向宫中跑去。

    当燕洵到皇宫的时候,皇帝等一众人全部守在灵堂,灵堂很静,静的让燕洵听到了自己因为一路狂奔而心跳的极快的声音,甚至让燕洵幻听了昔日元嵩在自己耳边的说话声。
    元嵩的未婚妻跪在前面,似乎并不是很悲伤,燕洵走到她面前说“你为什么没照顾好他?”
    少卿面无表情,只是转身向皇帝请求留他们两个在这讲会话,皇帝同意了。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少卿转身看着燕洵喃喃自语到“有什么好的,好到王位都不要了。”燕洵未听清他的话,刚想询问时,却被一把短匕首捅到了要害,整个人昏了过去。









    “少卿,你下手是不是太狠了啊?怎么还没醒啊?”
    “天呐,我的皇子殿下,我已经是够轻的了,不仅为你策划了这么一出两人死亡失踪的好戏,还帮你们重新找了一个身份,知足吧!”
    “我知道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燕洵他还没醒我有点担心。”
    “不要担心了,没事的。”

    燕洵从疼痛中醒了过来,睁眼就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疑惑布满了心头,自己不是被捅了一刀吗?为什么在这。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
    当燕洵看到眼前的人时,顿时任何疼痛都感觉不到了,立马翻身下床,紧紧的拥抱住走进来的那个人。
    “阿嵩,我好想你。”

    “死燕洵,我也想你啊。”



    拥抱过后,燕洵开始有些疑惑了,他问元嵩“元嵩,你不是在婚礼上被刺客杀了吗?怎么会又在这儿?而且,我怎么也会在这呢?”
    元嵩笑着看着他说“这是少卿的主意啦,让我们两假死逃过皇家束缚。”
    燕洵愣了一下“为什么要逃脱皇家束缚啊?”元嵩白了他一眼说“你喜欢我吗?”燕洵整个人弹了起来“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喂,燕洵,你真以为我是傻子啊!你天天派暗卫在我旁边,我跟少卿讲话你还那么激动,我又不是白痴,我也有感情的呀!”元嵩弹了弹燕洵的脑门心想:最主要的是你偷亲我被我发现了。
    燕洵窘迫起来,不过随即又问了一个他认为至关重要的问题“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
    “为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你小时候救过我一次,我特感动,所以一时之间就想要以身相许了吧。”
    “这这,这是敷衍我,所以到底为什么啊?”
    元嵩突然笑了起来。
    “因为你傻啊!”
    “元嵩!”嘴上虽是充满怒气的话语,燕洵的眼里却全是笑意。


    自己喜欢的人喜欢自己,真好,真幸福。
   
   

   

   
   
   
   
   

评论(3)

热度(10)